重生17岁:缘来妻到

字数:5318字

    萧雨涧看了看旁边:“刚才这里还有别人?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是你的一个朋友。https://www.25kanshu.com”唐很甜想了想:”对了,他刚才说他叫季南风。”

    听到季南风三个字,萧雨涧的瞳仁轻微收缩了一下,随即恢复正常,若无其事笑了笑:“原来是他啊,他也在这里吗?他还对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唐很甜摇头:“没说什么了,我也是偶尔碰到的,因为找不到路,所以找这个人问问,没想到竟然是他哎,他说他正好也要过来,所以就给我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萧雨涧眸底闪过一丝异样,随即圈住唐很甜腰:“不要想了,我们走吧,怀亚特他们应该也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很快就在唐很甜这里翻篇了。

    果然如萧雨涧所料,怀亚特和伊莎贝莉两父女已经到了,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,伊莎贝莉看到萧雨涧,连站都懒得站,要不是怀亚特暗暗瞪了她一眼,她还会继续假装看窗外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见面,干嘛啊?”伊莎贝莉虽然不情不愿地站起来了,但口气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昨天对萧雨涧还兴趣满满的,今天突然嫌弃的不要不要,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看萧雨涧。

    雨还在继续淅淅沥沥的下,昏暗的天空连成一片,没什么可看的,但伊莎贝莉说完一屁股又坐了下来,扭头看窗外。

    怀亚特见状,脸色变了变,笑得分外尴尬,假装若无其事对唐很甜打招呼:“唐小姐你好,久闻大名,第一次见面,幸会。”

    唐很甜看了眼伊莎贝莉,忽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美女这是碰触到了怀亚特的逆鳞,正在被自己老爸做规矩呢。

    但是伊莎贝拉都已经十八岁了,该定型的早就已经定型了,这棵树是从树根那里开始长歪的,哪有那么容易就掰回来?

    就算现在强迫人来了,看看小美女不情愿的样子就知道了,她完全就不把任何人当回事。

    坐下后,唐很甜在下面踢了踢伊莎贝莉的脚,伊莎贝莉感觉到了,转眸白了她一眼:“幼稚。”

    现在坐在这里最幼稚的人就是她本人。

    幼稚虽然幼稚,但唐很甜和萧雨涧都觉得她挺好玩的,但怀亚特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:“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伊莎贝莉也不是吃素的,忍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,扭头怼怀亚特:“我说幼稚!不行吗?”

    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像一只发怒的小狮子:“你不就是要我来道歉吗?我道歉!唐笨蛋对不起啊,昨天跟了你一天,给你添麻烦了!还有萧雨涧,我是眼瞎了才会喜欢你,没想到你和某个人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不怕死地用眼角余光看了眼怀亚特,口气非常嚣张:“我告诉你!我现在不喜欢你了!因为你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!还有唐笨蛋你,我本来没想去跟踪你的,是某个人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所以我才想了解你,经过我昨天的观察,萧雨涧根本配不上你,他们这种男人是没有心的,女人对他们而言就是一件衣服,新的时候觉得好看就多穿几次,旧了当然就只有被扔掉的份,我说的对吧爹地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伊莎贝莉瞪向怀亚特,怀亚特脑子一热,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伊莎贝莉的脸上。

    在来的路上,他警告过伊莎贝莉,她只要按照他说的道歉就可以了,但没想到她竟然当着萧雨涧和唐很甜的面直接顶撞他,就像昨天晚上!

    怒急之下的怀亚特想也没想,打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伊莎贝莉捂着脸,同样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怀亚特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维持住表面上的镇定自若,“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自己。”

    伊莎贝莉咬着唇,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,在眼泪落下的那一秒,她一声不吭站起来,椅子砰的一声翻倒在地,引来周围人的侧目,但她什么都没说,扭头就朝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唐很甜看了眼萧雨涧,萧雨涧用眼神表示无能无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去一下洗手间。”但唐很甜还是不放心,怕伊莎贝莉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伊莎贝莉直冲洗手间后把自己关在隔间里面,唐很甜追过去的时候,正巧听到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人在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唐很甜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走到最里面那个隔间前,敲了敲:“伊莎贝莉,是我,唐很甜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开!”伊莎贝莉失控的吼:“你给我滚!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那么惨?!我脑子进水才会带你去找萧雨涧!我干嘛要管你死活?让你这个笨蛋被萧雨涧骗得团团转好了!反正又不关我的事!”

    伊莎贝莉说着呜呜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怀亚特生气的原因,对于挑战他父权的惩罚,他要她向萧雨涧和唐很甜道歉,但是她真的做错了吗?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有做错!

    这件事她早就想做了!

    想着想着,伊莎贝莉觉得自己更加委屈,哇哇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一门之隔的唐很甜听的心里有些难受,虽然伊莎贝莉任性了一点幼稚了一点,但一点都不坏,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,换成其他人看到那样的事情,肯定会对她守口如瓶,可是伊莎贝莉却没有。

    “先开门再说。”唐很甜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咔哒一声,门被推开一条缝,唐很甜拉开,看到哭得稀里哗啦的伊莎贝莉。

    唐很甜检查了下她的脸,虽然怀亚特没有用力,可仔细看伊莎贝莉的脸还是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她主动抱住伊莎贝莉,不喜欢被人拥抱的伊莎贝莉挣扎了一下,但随即放纵自己被唐很甜抱住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讨厌他!”伊莎贝莉边哭边说:“我在他身边八年,看着他玩了一个又一个女人,今天是这个,明天是那个,今天陪这个买包,明天陪下一个买钻石,可是永远都轮不到我!”

    “你想他能抽出时间陪你是吗?”唐很甜帮她总结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想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错。还有别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希望他在我生日的那天可以和我一起吃饭,可以陪我去迪士尼玩,可以亲口对我说一声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跟他这么说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因为说了他也不会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唐很甜终于明白这两父女平时是怎么相处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让她忽然想到了萧雨涧和莫妮卡,又是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zw81200303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