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简杰进行反击的时候,诸葛村夫端起了一杯茶正准备喝上一口。https://www.25kanshu.com

    自从简杰利用华佗医疗权威的身份,将饮茶的习惯在荆南四郡推广开之后,诸葛村夫也是很快便喜欢上这种新鲜的饮品,每天必然会来上一壶,让他工作的时候更加有精神。这次出使江东,仍然不忘了带上一些在船上喝。

    只是在听完简杰的话之后,已经娶妻生子的诸葛村夫,马上便反应过来这是在恶搞庞统的名字。

    饶是诸葛村夫是一个方正之人,但是在简杰这猝不及防的飙车之下,忍不住将满口的茶水全都喷了出去,弄得胡子、衣服上全是茶水,一点儿男神的架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简宪和的儿子!”诸葛村夫一边在那里擦着身上的茶水,一边忍不住由衷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谁有敢说简杰不是简雍的种,诸葛村夫第一个不信,小小年纪便能把车开得如此之快,没有简雍的家学渊源,是绝对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诸葛村夫的眉头又皱了起来,简杰这家伙没事就往自己家里跑,可得把自己女儿看住了,千万不能让他给祸害了,这车开得诸葛村夫都心惊胆寒起来。

    那边庞统也是微微一愣,他也不是一个初哥,自然知道简杰这是在谐音“旁捅”,一时间笑也不是生气也不是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在大名鼎鼎的凤雏面前扳回了场面,简杰心里面也是颇为得意,这凤雏也不过如此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简杰高兴一会儿,那边庞统却是抡起手里面的佩剑,带着剑鞘在简杰身上连抽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年头士人都习惯佩剑,即便是诸葛村夫也都带着,上次来江东时还亮过剑。猝不及防之下,简杰的后背上便被庞统狠狠得抽了几下。

    说不过人便动手打人,这凤雏真是一个输不起的人,还没等简杰回骂,那边庞统却是已经振振有词起来:“这一下我是替刘使君打的你!”

    纳尼!?自己飙车,和远在公安的黄书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看着简杰有点儿懵逼,庞统冷笑一声:“孔明刚才也说了,刘使君对简杰你可是寄予厚望的!我今天见到了你,同样觉得你是天下难得的奇才,可是你的行为,对得起你所具有的才能吗?”

    不等简杰有所表示,庞统继续连珠炮似得说道:“可是你简杰是怎么回事?年纪轻轻却不学无术,脑子全都放在了男女之事上。须知你这个年纪还只是一个少年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孔子说过君子三戒:‘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爷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。’你现在不好好学习,把这些精力都放在了这种事情上,说起话来轻浮无形,让别人怎么看你?或许靠着你的天分,依旧能够做成一番事业,但是你却达不到你本来能够达到的高度!你看看你老师是怎么做的吗?他的私德无人能及,即便是有人想要攻击他,都找不到什么把柄来!你呀!还是太年轻了!”

    听了庞统这番话之后,简杰愣了片刻,因为他觉得庞统的话很有道理,自己还是有些图样图森破了。

    简雍放浪形骸,虽然过得很爽,但是却没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。平心而论,在部分人眼中,简雍这种人一看便不靠谱,估计刘耷集团中也没多少人把他放在心上,

    再加上简雍本身的能力不足,根本就没有什么进步的空间,他在刘耷集团之中的地位,更近似于一个插科打诨的弄臣。简雍最后能够排在糜竺之后,受封一个杂号将军,已经是刘耷顾念旧情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诸葛村夫,私德之上一点儿瑕疵都没有,譬如和王司徒辩论起天下大势来,诸葛村夫可以肆无忌惮得对王司徒进行人身攻击,但是王司徒还有其他人,却很难找到诸葛村夫的黑点。

    正是靠着对自己的严格要求,敌我双方都挑不出毛病来,这也让诸葛村夫从政期间少了不少麻烦和攻讦。诸葛村夫要是和他的侄子诸葛恪那样跳,估计早就被灭族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士元先生教诲!简杰知错了!从此之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,再也不如此轻浮!”只觉得自己后背上被抽得生疼,估计都会留下一道印子,但简杰可不敢炸毛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他追求进步呢。现在有人指出自己的缺点,为了表露出自己的气度来,都应该虚心接受,就是装也得装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代你教育一下你的学生,你不介意吧!?”等抽完了简杰,庞统笑眯眯得坐回了诸葛村夫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没事,挺好的,我一直不太好意思揍这家伙,你只不过做了我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!”对于被揍了的简杰,诸葛村夫也没有出头的意思,在那里扇着自己的白羽扇,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了!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!我今日在你船上盘桓了这么久,该谈的事情都谈完了,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再好好谈一下!”说完之后,庞统向诸葛村夫行了一个礼准备告别。

    而就在离开的时候,庞统又突然间又跑到了简杰面前,非常风sao得扶了一下自己的剑,简杰条件反射之下sheng体都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简杰,你还是非常有才能的,我很看好你,只希望你能够对得起自己的这份才能,不要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期望!”说罢,庞统又拍了一下简杰的肩膀,离开了大船。

    目送着庞统离去的身影,简杰呆在原处愣了许久,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。直到诸葛村夫在他后背上,在之前被庞统狠狠抽了一下的伤口上拍了一下,简杰这才反应过来,刚才庞统不痛不痒得说了几句好话,但自己却是被他实打实得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还没等简杰破口大骂,那边诸葛村夫又在简杰伤口掐了一把:“来!来!你给我解释一下,我画的那四副画被你弄到哪里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