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是当初另一个舍友拍的。https://www.25kanshu.com

    他怀疑有人偷偷翻过他的柜子,为了揪出这个人,在没有告知其他舍友的情况下,从网上买了一个微型摄像头并悄悄安装在宿舍内。

    结果,没拍到小偷是谁,却把舍友自己给自己投毒自杀的全过程拍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后来,东窗事发,蒋科作为第一嫌疑人被警方带走。

    这名安装摄像头的同学害怕牵连到自己身上,便连夜拆掉了摄像头,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但录下来的东西早就自动保存到云端。

    原本他可以把这段录像交给警方,作为洗清蒋科嫌疑的有力证据。

    但最终他并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一来,他未经同意,私自安装摄像头,在法律上已经侵犯了其他几名舍友的隐私权,如果情节严重,还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    二来,蒋科在集训中的表现实在太过优秀,四个参赛席位,他板上钉钉要占掉一席,而自己的综合排名恰好卡在第五,如果蒋科被刷下去,那么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查到这些东西的?”蒋科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应江扶月的提议,而是另起话头。

    牛睿轻哼:“但凡牵机阁想查,就没有查不到的东西。你们这些都漏洞百出的私心算计,对我们来说,都是小儿科!”

    骄傲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夜牵机满意地看了他一眼,不错不错,这个代言人可以加鸡腿!

    蒋科震惊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被冤判刑、越狱逃跑、颠沛至此,在对方眼里不过是“小儿科”?

    他没有觉得被轻贱侮辱,反而对这种强大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他有对方十分之一的能力,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牵机……阁?”

    牛睿下颌微抬用鼻孔对准地上的他,回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蒋科又转头去看江扶月,目光灼灼:“你要我怎么为你所用?现在的我又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江扶月勾唇:“当然是将你的信息学天赋运用到极致,不然你以为我会让你做什么?或者,我换个问法,除此之外,你身上还有其他可图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江扶月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,蒋科也没有给出准确答复。

    不过,他拿走了视频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当天傍晚,东城区警察局门外。

    这是蒋科四年来第一次穿戴得这么整齐。

    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刮了胡子,还剪短了那头乱糟糟的长发,露出被烈火烧毁的右脸。

    终于,他再一次堂堂正正站在阳光下,自由顺畅地呼吸新鲜空气,再也不用藏头露尾、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未来每一天他都要这样活!

    “这位同志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有,”他说,“我来自首,同时报案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曾经轰动全国的夏令营“寝室投毒案”在罪魁祸首被判死刑越狱逃跑四年后,迎来了惊天大反转。上,短短两小时,转发就破了十万,浏览量也从最初的几千飙升至几千万。炸了——

    “都0502年了居然还会出现这种冤假错案?”

    “自己不想活了,还把别人拉下水。缺舍友吗?让你判死刑的那种!”

    “这幸好是逃了,不然现在人都没了,真相将永远被掩盖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五更一千字,晚安~

    zw81200303u